龙虎大战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环境与社会
较真的刘洪波
打印 2019-08-14 00:16:39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较真的刘洪波

 “刘师傅,咱们都测量三次了,差不多就行了吧?一会蹲下一会起来的,我的腰都酸了。” 9月15日下午2时,在化工二厂丁辛醇车间辛烯醛转化器内,热电偶厂家技术员小王一边用手捶着腰,一边对正在专注测量立管尺寸的仪表车间技术员刘洪波说。 刘洪波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认真地说:“这32支热电偶个个可都是宝贝。将来全靠它们指示催化剂各点的温度呢,所以差1毫米也不行!” 辛烯醛转化器是辛醇装置的重要设备,辛烯醛在转化器内通过加氢“变身”成为粗辛醇。而控制这一过程的关键指标就是温度。刘洪波知道,这项任务可“不简单”。6.1米深的立管内需要先装填0.3米高的瓷球,然后再装填2.2米高的2#催化剂和3.6米高的1#催化剂。而热电偶的安装则穿插在催化剂装填过程中,同事们说起这个活儿,纷纷皱眉:“这活儿可不好干,安装程序、安装精度、安装进度这几个环节都要万无一失,否则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 刘洪波可“不信邪”。他相信“七分准备三分干”的理儿,不但制定了一个详尽的安装方案,还对每一支热电偶 “量体裁衣”。他趴在桌子上用一天的时间计算出安装数据表,安装角度、测量点距离、水平长度等416个数据全部精确到毫米。“一切用数据说话,应该没问题。” 程序没问题了,麻烦可是接踵而至。首先要对转化器内32个立管按照计算的高度进行催化剂装填。这可是个细心活,催化剂装多了则影响到热电偶的安装,催化剂装少了又不符合安装要求。按照“精确到毫米”的要求,他一会儿蹲下用尺子反复测量立管,一会儿站起来指挥装填催化剂,然后再蹲下测量、指挥,如此反复多次。很快,在闷热难耐的转化器内,刘洪波头上的汗水开始顺着脸不断往下淌。可他根本顾不上这些,一门心思地测量、装填。两天后,当32根立管全部达到安装条件时,刘洪波的腿却酸痛得上楼梯都费劲儿。 同样,把5米多长、6毫米粗细的热电偶“横平竖直”地下到立管内,刘洪波也是没少费心思。他先把热电偶用专用设备拉成直线,并在热电偶上安装8字型卡具,而且8字型卡具必须保证在一条直线上,以确保热电偶位于立管中心线位置。经过一系列“美体塑身”处理后,笔直紧绷的热电偶才被刘洪波小心翼翼地“请”进立管内。 小王很是纳闷:“弯曲一点又不影响安装,干嘛这么费事儿?”刘洪波抬起头气喘吁吁地说:“弯曲点儿虽然不影响安装,可是会给下一步的工作带来麻烦。我们现在费点事,负责下一步的同事就省点事儿。” 听到刘洪波的话,小王十分感动。 9月18日,当最后一支热电偶完成密封件的安装后,刘洪波心里很高兴。他知道,当20万吨/年丁辛醇装置开车运行后,他的32支“宝贝”将成为操作人员的“眼睛”,发挥监测的功能。而小王也感觉收获颇丰,因为他从刘洪波的身上学习到很多东西。

 

2012-11-13 来源: 责任编辑:

本文由http://www.succeedevent.com/huanjingyushehui/3640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大庆石化公司培训设备购置采购单一来源公示上一篇:“土专家”的平凡生活